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正文

   

讲述越狱者李洪斌入狱前人生
http://view.QQ.com  2009年10月29日11:10   三联生活周刊  李翊  我要评论(0)

城市的诱惑

当年的命案揭开了李洪斌生活中的另一面。2005年12月,这个不到18岁的年轻人找到洗浴城的工作后,遇到了一群年纪相仿的同事,与他同年的池志强,比他大一岁的王鑫和许龙,还有比他们大八九岁的王海生。他们经历相似,都来自农村,都在初二之前辍学,在呼和浩特都找不到更合适的工作,只好到最没有门槛的洗浴城里先安顿下来。除了李洪斌,其他人都是2005年初到洗浴城工作的。

浪中浪洗浴城在邻近铁路的北垣街,中等偏下的市民消费,除了一层的门脸,只有地下一层,包括洗浴、大厅和包间按摩室,全部员工不过十来人。洗浴城的人员流动性很大,虽然出资老板还是同一个人,但实际上负责管理的经理和地下一层的员工,这几年下来早就换了若干茬。最近的这批,年资最长的是新任经理,到店才两个多月,根据他的推算,2005年的时候,浪中浪的服务员工资,“最多每月六七百块”。

对于当年洗浴城里的这几个年轻人来说,每个月的收入,似乎实在无法满足他们的渴求。他们开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用别的方式“搞钱”,说穿了,就是“偷和抢”。违法的恐惧,在一个有着同伴相互支持的圈子里,很快被消解了。道德与不道德的界限,也在这种支持下,被迅速填平。根据案发后警方的询问笔录,从2005年夏天开始,池志强和许龙就好几次晚上在青城公园实施抢劫,但收获甚微,一次“抢了4块钱”,另一次“抢了一个小灵通手机”。池志强认识一个开旅店叫“老三”的人,可以收赃,偷抢来的手机,可以卖50元到几百元不等。销赃得来的钱,他们一顿饭也就花掉了。

李洪斌融入这个团队的时候,内心是否有过挣扎不得而知。但不管心里怎么想,他上班后不到一个月,2005年圣诞节前夜,就和池志强一起,砸开一辆轿车行窃。那晚两个人本来是在舞厅“蹦迪”,因为觉得太热出来透气,在附近的巷子里看到停了一辆车,前排座上放着一个包。他们砸开车窗,拿着包打车回了洗浴城宿舍,翻查后发现包里只有名片没有钱,心有不甘,又打车返回现场,将车里的音响和电子屏撬了回来。后来还将音响以400元的价格卖给了洗浴城的老主顾。

偷窃得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圣诞节当晚,李洪斌又和许龙及另一个同事,下班后步行到一个僻静的巷子里抢劫,说不上谁是主谋。如果李洪斌在自己的口供中没有撒谎,那么,这是他的第一次拦路抢劫。他们选了一个单身女性下手,但对方激烈地叫喊,最终把他们吓跑了。李洪斌口供中说,实施的第二次抢劫也不顺利,那是2006年2月11日晚上,他和池志强在宿舍睡醒后,池志强说手头没钱了,要去搞些钱,两个人也是一拍即合出了门,地点是池志强选的,海东路财院南门一个东西向的巷子。这一次,他们选中了一个戴眼镜的斯文年轻人,但没想到年轻人激烈反抗,还狠咬池志强的手,李洪斌就拿出了随身带的刀,捅了年轻人。当他们快要得手的时候,过来一个遛狗的中年妇女,大声呵斥他们住手,并掏出手机要报警。两人一边骂一边按原路跑回了洗浴城,洗干净手上的血,回宿舍继续睡觉。而包田晓和李荣只知道儿子第一个月拿了600元的工资,其他的什么也不清楚,儿子住进集体宿舍后这些暗夜里的罪恶,完全瞒过了家人的眼睛。

脱轨的人生

回头再来看这一切,都像是2006年2月26日命案的铺垫。李洪斌的胆量和狠劲,已经在前几次抢劫未遂中得到了充分“历练”。2月26日23点左右,李洪斌及同事王鑫、王海生一起下班,这次是李洪斌提出“去搞些钱”,另两人马上同意。地点是李洪斌选的,就是半个月前他和池志强抢劫未遂的巷子。出发前李洪斌和王海生各自带了一把刀。

他们在巷口等到了刚从“沃尔沃浴场”洗澡归来的魏敏和周英(均为化名)。两人是铁路局的同事,周英的丈夫还是一名车站警察,当晚在单位值班。他们本想打车回家,但一路走来都没看到空车。经过财经学院外这个巷口,魏敏留意到了这几个蹲在巷口的年轻人,还以为是财院的学生,没多想。他们刚走过巷口几米,李洪斌就冲上去从背后捅了魏敏两刀,魏敏转身反抗,李洪斌又捅了两刀,然后返身抢劫周英的皮包,魏敏惊慌中看到,周英拿着包激烈反抗,李洪斌开始拿刀捅她。魏敏一边叫喊着“把包给他们!”一边朝前跑,王海生开始在后面追赶他。魏敏有幸逃脱,打上了出租车并迅速报警、就医。而周英被李洪斌一连捅了十几刀,最终因“锐器刺破腹主动脉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她的包也被李洪斌和王鑫一同抢走。王海生没追多远也折返了,抢来的包里没有钱,只有一个三星N628直板手机。3人扔掉包打车返回洗浴城,洗干净血迹,收好手机,回宿舍睡觉。

这起命案后没几天,李洪斌、许龙、王海生和池志强分别因为偷窃和打架,陆续被“浪中浪”开除。2006年3月3日,就在被开除后,这4个人还叫上王鑫一起,帮许龙“出了口气”,教训了一个抢走许龙女朋友的年轻人。3月4日,池志强在离开“浪中浪”前还顺手偷了一个LG手机。3月5日晚上,被开除的这4个人一起到“老三”的店里,把那个三星手机卖了100元钱。池志强和王海生还让“老三”找来两个“小姐”,一共花了50元。因为身上的钱都花得差不多了,他们决定先到王海生的老家土左旗暂住几天。第二天他们叫上王鑫一起回了村子,告诉王父,是回来帮忙收玉米的,老人并不相信,“地里的玉米早就收完了”。

王鑫只住了一个晚上,3月7日早上就赶回洗浴城上班。他在这天下午接到了李洪斌打来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再去村里。这个电话是李洪斌用死者周英的电话卡拨打的。他卖了手机,但留下了还有话费的卡,装进了自己的诺基亚手机。这个信号一直被警方监控着,当天晚上21点,警察找到了王鑫,继而在3月8日凌晨,将聚在土左旗村庄里的其余4人全部抓获。王海生的父亲做了一个最艰难的抉择,大义灭亲,领着警察亲自抓捕了自己的儿子。他的选择,也成为法官对王海生量刑时予以宽大的一个重要因素。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订阅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分类信息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