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胡斌案一审判决已经是走折衷路线
http://view.QQ.com  2009年07月22日22:21   新华网    我要评论(0)

据《法制日报》报道,近年来交通肇事案件数量呈线性递增趋势,交通肇事案件的绝大多数被告人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且这类被告人有80%以上都适用了缓刑,而适用缓刑的案件,有85%左右的被告人都能足额赔付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经济损失。之所以形成这个现象,是因为肇事者一方往往以赔钱与否来要挟被害人一方,后者为了求得满意的赔偿而往往与前者达成协议,再经过一番运作,法院顺水推舟地判了缓刑。设想一下,假使“杭州飙车案”没有惊动媒体,经济富足的肇事者一方完全可能大事化小,赔钱了事,使胡斌逃脱牢狱之灾。

7月20日下午,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对“5-7”交通肇事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胡斌有期徒刑三年。据悉,案发后胡斌亲属与被害人亲属已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胡斌亲属已赔偿并自愿补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113万元。

此案被公众称为“杭州飙车案”,案件引发的“富二代”品行问题、“欺实马”事件,无不牵动公众的敏感神经。在一审判决之前,很多人依据自己的知识背景和价值取向对判决结果进行了预测。在这些纷纷扬扬的“预判”中,有两种说法是最有代表性的,而且它们刚好居于两个极端。一种以网络民意为代表,要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众安全罪”来定罪;另一种是胡斌一方希望出现的、也是公众最为担心的:定性为过失犯罪,以高额的经济赔偿求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进而在刑事判决中以缓刑来代替实刑。可以想象,在交通肇事为害日重的大背景下,嫉恶如仇的网民希望这一事件成为遏制恶性交通事故的里程碑,自然是引经据典地要求“重办”。如果定性为故意危害公共安全,至少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而处在另一极端的“赔钱缓刑”,则是近年来处理交通肇事案件的常规方案,也就难怪公众对此深为担心。据《法制日报》报道,近年来交通肇事案件数量呈线性递增趋势,交通肇事案件的绝大多数被告人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且这类被告人有80%以上都适用了缓刑,而适用缓刑的案件,有85%左右的被告人都能足额赔付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经济损失。之所以形成这个现象,是因为肇事者一方往往以赔钱与否来要挟被害人一方,后者为了求得满意的赔偿而往往与前者达成协议,再经过一番运作,法院顺水推舟地判了缓刑。设想一下,假使“杭州飙车案”没有惊动媒体,经济富足的肇事者一方完全可能大事化小,赔钱了事,使胡斌逃脱牢狱之灾。

最终的判决结果实际上是在两种极端之间走了中间路线,既没有依从网络民意重判,也没有像大多数交通肇事案一样轻纵肇事者。从审判长潘波就庭审争议焦点的解释来看,法院在定罪和量刑上都找到了法律依据。但鉴于现有法律存在一定弹性和模糊表述,其判决依据也并非完全无可商榷。

网民有一个可以援引的现成案例:6月30日晚8时许,肇事司机张明宝醉酒驾车,在南京市江宁区撞倒9名路人,造成3人当场身亡,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检察机关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逮捕了张明宝,依据是“犯罪嫌疑人张明宝醉酒驾车,对造成不特定多数人生命健康持放任的间接故意,并造成5死4伤极其严重后果的发生,因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那么,胡斌在明知道所经城市主要道路周围行人众多的情况下,开快车相互追赶,超速将近一倍,是否也存在“对造成不特定多数人生命健康持放任的间接故意”呢?而对于胡家来说,那么多交通肇事的人都赔钱缓刑了,“有自首情节”的胡斌偏偏被判了三年,心里也未必服气。严格说起来,这算是网民一方和胡斌一方都不满意却也只能接受的折衷方案。

那么,这一案件的结果对今后的交通管理和司法实践有何意义呢?首先,这对那些以开快车为乐的危险分子是个心理震慑,让他们知道出事以后不但要赔钱,还会有囚禁之苦。但这似乎并不能改变交通肇事案判缓刑的概率居高不下的现实,因为绝大多数案子没有“杭州飙车案”的社会关注度,肇事者掌握着赔钱多少的主动性,受害者的弱势地位依旧,只有在肇事司机没钱或者受害人不在乎钱的情况下,肇事者才可能领刑。要想斩断赔钱与免刑之间的隐性关联,司法部门还需要在别的方面想办法。其次,近年来交通肇事案件猛增,相关法律有必要作出调整以更好地保护公众安全。这就有必要对交通肇事案作更加仔细的甄别,不能一概以过失犯罪论处。张明宝案已然在这方面作出探索,胡斌案也有继续探讨的余地,希望这些案件能催生更有威慑力的法律规定。

相关观点:为何杭州飙车案"依法从重判处"还令人缺乏安全感

新华网杭州7月20日电(记者方益波、余靖静)7月20日下午,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对“5·7”交通肇事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胡斌有期徒刑三年。此前,案发后胡斌亲属与被害人亲属已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胡斌亲属已赔偿并自愿补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一百一十三万零一百元。

法院认为,这是依法的从重处罚。然而此判决一出,还是令不少行人感到“缺乏安全感”。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5月7日20时08分,20岁的胡斌驾驶经非法改装的三菱轿车,与同伴驾驶的车辆一同前往杭州城西。途经市区文二西路德加公寓西区大门口人行横道时,未注意观察路面行人动态,撞上正在人行横道上由南向北行走的男青年谭卓。事发后,胡斌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和122交通事故报警电话。谭卓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路段标明限速为每小时50公里。经鉴定,胡斌当时的行车速度在每小时84.1至101.2公里之间,对事故负全部责任。之前行驶过程中,胡斌与同伴存在严重超速行驶并时有互相追赶的情形。

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胡斌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驾驶机动车辆在城市道路上严重超速行驶,造成一人死亡并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根据刑法第133条规定,对胡斌交通肇事行为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5·7”交通肇事案的审判长潘波说,此案为“顶格”判处。具体体现在--被告人胡斌案发后未逃避法律追究,其亲属也能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被告人已经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但是胡斌具有驾驶非法改装的车辆在城市主要道路上严重超速行驶,沿途时而与同伴相互追赶,在住宅密集区域的人行横道上肇事并致人死亡等严重情节,并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应从重处罚,故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等理由不足以减轻其罪责,辩护人提到胡斌曾在体育比赛中获奖的意见更不能成为从轻处罚的依据。

胡斌一审被判三年的结果宣布后,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网民“三个苹果”认为,作为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当超速达到50%以上,以及醉酒驾车,都应该算作危害公共安全罪。因为这种人非常清楚其中的危险,却依然故我。否则,怎么来保证行人的安全?

谭卓的父亲谭跃认为,不论是按民间的说法称“飙车”也好,还是按法律的讲法,胡斌及其同伴执意以超过法定限速一倍多的车速,把非法改装后的跑车开到人流车流非常繁忙密集的闹市区相互追逐、相互穿插,他们完全可以想像和预见到这种危险的闹市飞车行为给行人、车辆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能说他们不是故意放纵自己这种“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吗?

一项在现有法律体系中“顶格”判处的结果,为何还是令人感到“缺乏安全感”?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邹荣认为,“飙车”是一种新型的犯罪行为,有关立法需要跟进。目前国内相关的交通法规是对行为产生结果之后才进行法律惩罚,考虑到“飙车”常见且危害大,并可以预计到后果,对这种行为应该进行“过程性控制”。

也有不少人觉得问题的症结,在于我国目前的法律中,交通违法成本太低,已经不适应汽车社会的现状。

“如果说,法院依法判决,却还是让人们觉得震慑力不足、安全感不够的话,我们就要思考,是不是需要考虑社会发展的现实情况,在立法上与时俱进。”一位媒体工作者表示。

搜索华尔兹:与胡斌关系最密切的9个人(图解)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订阅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