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长沙公交燃烧案:一次蓄谋已久的泄愤事件
http://view.QQ.com  2004年11月15日14:49   北方网  邓飞  我要评论(0)

长沙公交燃烧案:一次蓄谋已久的泄愤事件

长沙公交车爆炸的高社会成本

爆炸案发现场

厌世者制造公汽爆炸案(组图)

长沙公交车爆炸的高社会成本

2004年10月26日下午13时许,长沙韶山路一辆牌照为“湘AO4337”的7路公共汽车突然爆炸。

当晚21时许《凤凰周刊》记者来到长沙时,现场已被打扫干净,未留下任何痕迹。路边书报亭主人张某回忆说,当时“轰”一声巨响,接着“啪啪”响声大作,张大骇,急忙蹲在报摊下面。外面哭喊声一片,张跑出来看到,公交车冒着浓烟,车身两侧玻璃均已炸飞,很多学生哭喊着从车窗里往外爬。一些人烧得体无完肤,站着嘶哭。

该时段是长沙学生上学高峰。张说,在数台救护车赶来之前,他至少看见近30名学生被烧伤。

部分伤者被送到附近的长沙市中心医院,急诊部和住院部均有大量保安把守。5楼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里,长沙市第21中学学生周晓艳面目全非,周父俯身照料孩子,周母捉住记者的手大哭,翻来覆去一句话:“我的女儿毁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让这座省会城市陷入深深的惊悸,也迅速震动全国。

54人受伤,犯罪嫌疑人目前就医

10月27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党委书记刘伏友向《凤凰周刊》表示,该院接收了爆炸案中的所有重伤者,没有人死亡。

10月27日下午,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李江签发新闻通稿,宣布案件共造成54人不同程度烧伤,其中危重病人9人,目前暂无人员死亡。警方已确定爆炸案件制造者名叫阳进泉,今年54岁,“因为家庭矛盾而厌世”。

通稿未透露阳进泉的伤情及现状,《凤凰周刊》获悉,阳进泉至今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接受治疗,除当晚通知家属辨认一次外,受到严密控制。

10月29日,记者来到阳进泉的家乡——湖南衡山县江东乡石桥村。

阳家孤零零地蜷在两个山包脚下,泥土坯的房子陈旧、矮小。阳的弟媳李芳志在家,客厅里摆放着两副还未上漆的原木棺材。李说其中一副是阳为自己准备的,阳似乎为自己准备好了后事。在卧房里有一个大镜框,阳把自己的一张大幅照片放了进去。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摆满了颜色艳丽的纸制菩萨。

面对记者,李芳志突然哭了,说:“你以为他不苦么?”

据称,阳进泉是个遗腹子,三岁时母亲改嫁,再大一点他离开继父家回到村子由叔伯父抚养。13岁时到江西打小工。17岁回村参军入伍,在广东海军部队服役。5年后,阳复员回乡,被安排在衡山药材公司,下到村里帮村民种植药材。

村主任曹文贤说,阳早年在部队里入了党。像村里其他47个党员一样,阳看起来耿直、热情,愿意帮助其他村民。每年的党费和上缴税费一分不少。阳还经常做其他村民的思想工作,引导他们遵守国家政策。村民们印象深刻的是,1999年村里阳新雨夫妇吵架,扬言离婚,只有阳上门做两口子工作。

对于阳疯狂报复社会的原因,曹文贤和其他村民认为,是夫妻离婚导致的家庭矛盾“烧坏了阳的脑子”。

疑妻外遇成心病

在阳的衣柜抽屉里,三个孩子的小学学生证和一家人的红色户口本叠放得整整齐齐,昏黄的黑白照片上,孩子们腼腆地笑。这个家庭到底发生过什么?

1975年3月,通过公社书记介绍,阳进泉和一个叫彭华(化名)的农村女孩结婚。彭当了民办教师,后来转正,一直住在学校,一周回村两次。而衡山县药材公司不景气,阳下岗了,靠编制花圈和烧给逝者的纸制灵屋为生。阳的手工细腻,成了乡里小有名气的纸马师傅,夫妇有了两女一男3个孩子。

10月29日晚,记者找到了彭华。瘦小的彭原地立正,局促不安,她已有了新的家庭。彭说长沙公安已找她谈过话,她知道了阳在长沙的事情。

当听说阳伤害的54个人中有很多学生时,彭脸色煞白,这显然是她未知的信息,她说了一句“丧心病狂”。

“没有人能够和他一起过日子。”彭说,她给阳端一杯开水,阳也会说她下毒,并且拒绝和她同居,说怕她拿刀杀他。

夫妻俩的巨大冲突,始自二女儿阳小芬(化名)的婚嫁。小芬16岁时,母亲想将她许配给同校一个曹姓教师,曹在学校被公认是一个上进勤奋的好老师,彭认为他是女儿可以托付终生的人。阳进泉坚决不同意,理由是女儿太小,不能嫁给她的班主任老师,进而怀疑,彭之所以在意这场婚事,是因为与曹有染。

11月1日下午,记者找到小芬。瘦小、蜡黄的小芬说,阳进泉多次告诉自己,母亲是一个生活淫荡的人,和学校很多男教师有染,而小芬一度相信了父亲的说法。1995年9月,小芬在师范上学期间给母亲写了一封信,转述了父亲的诸多指责,希望母亲能够和父亲充分交流,解决好夫妻矛盾。

“我差点把母亲逼疯了。”小芬说,学校的老师们打电话把她从学校叫回来,说彭老师是学校里最朴素、最谨小慎微的老师,为供子女上学,舍不得花一分钱。一些老师痛斥她对母亲的鲁莽。小芬去找父亲,要他与母亲对质,阳进泉却拒绝承认说过妻子的不是。

女儿最终相信了母亲的清白,却无法劝阻父亲的坚持。一个曾经其乐融融的五口之家开始破裂:

小芬自愿选择了母亲介绍的曹老师,与父亲决裂;

姐姐小霞(化名)在父母争吵最激烈的时候,匆匆忙忙把自己嫁了出去;

小儿子小军(化名)是家庭矛盾中最大的受害者。当年的初中生有时觉得母亲是一个荡妇,有时又觉得父亲是大骗子,他变得罕见的叛逆,一度冷漠而暴躁,阳进泉还曾操起菜刀在村子里追砍儿子。小军最后考上了武汉一所大学,离开村子。

“不离婚,母亲最后会被父亲逼死。”小芬说,他们姐弟最后一致支持母亲离婚,他们认为选择离开才会安全。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订阅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