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频道首页 > 评论 > 正文

上海的世界第一高楼可能生不逢时

2008年09月10日08:24上海商报章异人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海的世界第一高楼可能生不逢时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

上海的世界第一高楼可能生不逢时

章异人 上海媒体观察人士

“高楼建成之日,即是市场衰退之时。”1999年,德国经济学家安德鲁.劳伦斯用自己的研究结果验证了此前100年间全球历次重大经济衰退事件。8月30日,历时14年建设的世界第一高楼——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正式启用,希望不会为这个魔咒增添新的注脚。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WFC)高492米,共有101层,可供出租的写字楼面积约22万平方米,是陆家嘴金融区现有高档办公区面积需求的两到三倍,目前号称办公楼入驻率45%,开发商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预计1年后入驻率达到90%,投资回报期为12年。

世界第一高楼的经营是世界性难题。总投资83亿元人民币的WFC最高租金20元/平方米/天,是目前浦东甲级写字楼平均日租金两倍,考虑到平均租金和出租率等因素,专业人士预计WFC年收入13亿左右,加酒店、参观、会议等收入,在不受经济衰退影响的前提下,全年应有17亿元左右收入,而运营费用预计每年5亿元,每年贷款利息构成的财务成本4亿元,加贷款41.5亿每年还本需要1亿元,预计每年总成本10亿元左右。这样年盈利7亿元人民币,扣税和其他费用支出,难以实现投资回报期为12年的目标。问题在于这还是按WFC比较好的状况推算的,前提是经济持续发展,至少是没有衰退。

但这似乎很难实现。受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全球经济可能步入一个较长的滞胀期,这在WFC的首批签约租户中已有所体现——据WFC发布的信息,已经签约的租户包括三井住友银行等11家日本企业、法国巴黎银行等6家欧美企业,还包括国泰基金管理、新华都和港澳资讯产业等3家中国企业,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缺乏知名美国公司。自美国次贷危机发生以来,美国企业尤其是美国金融机构,都缩小了原定租赁的办公面积。

美好的愿望与让人疑惑的开始,令人再次想起”劳伦斯魔咒“。安德鲁·劳伦斯当年的研究表明,世界最高大楼的开工建设与商业周期的剧烈波动高度相关——后人分析,由于繁荣时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往往鼓励大型项目的投资,而类似摩天大楼这样的大项目落成之时常常正好遇到下一个经济衰退期的开始——他据此总结出“摩天大楼指数”skyscraperindex。这一惊人发现也被称为“百年病态关联”:大厦建成,经济衰退。在过去的100年,“劳伦斯魔咒”频频印证:纽约新加大厦和大都会人寿大厦1908年前后落成之时,金融危机席卷全美,数百家中小银行倒闭;上世纪70年代中期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芝加哥西尔斯大厦成为全球最高,紧接着发生石油危机,美元狂跌,全球经济再次衰退……

1997年8月27日,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奠基仪式举行,随即因东南亚金融危机而停工。“完全没有想到。原本打算2001年竣工的,结果要拖到2008年。但这不是单纯的工期延长,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在睡梦中也在成长。”森大厦株式会社社长森稔在记者会上感叹说。在睡梦中,WFC躲过了东南亚金融危机,它醒了以后就能躲过次贷风险吗?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考场。”森稔会觉得自己当年睡得太长了吗?

由于中国经济跟全球的关联度越来越大,未来中国经济的走势有些扑朔迷离,即使长期看好,近期看淡也是共识。生不逢时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最终能跳出“劳伦斯魔咒”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另一篇:陈序:是不是真的绝顶?

名词解释:“摩天大楼指数”

在宏观经济层面,有好事者总结出所谓“摩天大楼指数”(Skyscraper Index),将经济危机与摩天大楼的建成联系起来。这位好事者的名字叫安德鲁·劳伦斯,是证券公司的一名主管,他在1999年写了一份报告,罗列了以下事实,结论是:大厦建成,市场衰落。

早在20世纪初,纽约就宣称拥有两栋世界最高的建筑物。1908年47层高的Singer大楼建成,一年后就被50层高的大都会人寿大楼超过。两座大楼是1907~1910年经济衰退的标志。曼哈顿的3座里程碑建筑——华尔街40号大楼(1929)、克莱斯勒大厦(1930年)和著名的帝国大厦(1931年)恰好建于大萧条的开始时期。70年代初世界第一高楼纽约世界贸易中心(417米)完工,不久让位给芝加哥的西尔斯大厦(443米),再不久美国爆发通货膨胀,遭遇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世界性的能源危机也接踵而至。

1997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建造的Petronas双塔(452米)夺得全球最高建筑物桂冠,却预示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开始。劳伦斯的指数显示,下一个危机信号可能出现在大中华区,中国大陆摩天大厦鳞次栉比,加上香港和台湾,是不是让人感觉有点不安?

看看1930年的纽约、1974年的芝加哥、1997年的吉隆坡,人类竞相兴建摩天大楼的计划似乎总是一再成为经济衰退的先兆。这毫不奇怪,在衰退前的“非理性繁荣”期,象征总是比实质更刺激。摩天大楼指数的追踪纪录几乎完美无缺。

全球滞胀威胁下的中国宏观经济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图说天下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