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1952年新中国初征奥运 周总理批示参赛(图)
http://view.QQ.com  2008年07月29日19:22   中国新闻网  侯健美  我要评论(0)

1952年新中国初征奥运 周总理批示参赛(组图)

第五任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任期:1952-1972)

1952年新中国初征奥运 周总理批示参赛(组图)

1952年7月29日,新中国奥运代表团在奥运村升旗。

新中国决定参赛

1952年2月13日清晨,挪威首都奥斯陆迎来两位风尘仆仆的中国人。

走在前面的人叫盛之白,年岁稍长,时任新中国驻瑞典使馆的二等秘书,负责文化方面的事务。跟在他后面的年轻人是使馆里的翻译谢启美。两人头天晚上10点钟才从斯德哥尔摩出发,连夜赶到奥斯陆,是为了完成一项前所未有的外交任务。

事情还得从11天前、发生在苏联驻华使馆里的一场会面谈起……

苏联驻中国大使罗申是那次会谈的发起人。客人冯文彬,时任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改称共青团)的团中央书记。罗冯会谈的内容并不复杂,罗申告诉冯文彬:台湾已经报名,要参加7月份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办的第15届夏季奥运会,他想知道中国方面是否也愿意派人参加。

罗大使的语气亲切和善又充满鼓励,仿佛不是在询问,而是在劝导。

苏联人的心思不难揣摩,他们早已组建起一支实力雄厚的运动队,憋足了劲儿,要在5个多月后的奥运会上与美国人一较高低。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分子,苏联自然希望新中国也能参赛。

第15届奥运会的消息,冯文彬并不是头一回听说了。1951年3月,主办国芬兰就曾向新中国的外交部表示,希望新中国能派选手参加。

但中国有自己的难处,新中国成立伊始,又正值抗美援朝期间,参加奥运会的事很难被提上日程。不过,这回可不一样,罗大使带来了苏联“老大哥”的诚挚建议。冯文彬觉得,得慎重考虑一下了。

从苏联使馆回来,冯文彬便召集团中央的几位领导包括廖承志、蒋南翔、荣高棠开会商讨。当时,新中国的文艺和体育事业分工由团中央负责。1949年10月召开的全国体育总会第一届代表大会上,冯文彬当选为主任,荣高棠是副主任兼秘书长。体总的筹备委员会也由团中央直属,代行体总职责。

几个人的意见出奇的一致:既有主办国芬兰的热忱邀请,又有友好国家苏联的支持帮助,我们当然要参加!竞技体育太容易让人热血沸腾,更何况还有代表新中国参赛的万丈豪情。冯文彬很快写了书面报告,将情况汇报给政务院总理周恩来。

短短一两天后,周恩来批准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致国际奥委会的电报。

体总以一种改天换地的豪迈口吻知会国际奥委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根据中国在过去参加历届奥运会的关系,决定仍继续参加国际奥委会的活动,并决定参加赫尔辛基奥运会及2月15日在奥斯陆举行的奥林匹克年会会议,请即将该会议程及参加会议代表之人数通知本会,以便准备参加。

盛之白和谢启美此行便是受外交部差遣,前往奥斯陆,意在参加国际奥委会第46届年会。当然,他们既没有接到会议议程,也没有接到会议邀请,因为奥委会年会只邀请他们的委员参加,其他人根本无权参会。体总和外交部都没搞明白这一点,盛之白和谢启美就更不知道了。

此时此刻,一位远在甘肃兰州的六旬老人从国内的报纸上得知新中国要参加奥运会和奥委会年会的消息。老人马上提笔写了一封信,准备寄给北京的体总。信里把他与国际奥委会的关系讲得一清二楚。但在信即将丢进邮筒的那一刻,他犹豫了,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历史问题”,老人又把信塞回了衣服口袋。

苏联籍委员的建议

翻译谢启美如今依然健在,只是事隔多年,他完全记不起当年的奥斯陆之行。盛之白也已于几年前去世。

幸亏,盛之白当年亲笔所写的报告被外交部档案馆完好保存下来,足以代他完成讲述。

初到奥斯陆,盛之白和谢启美两眼一抹黑,就连国际奥委会年会在哪里召开都不清楚。两人灵机一动,首先联系上与新中国交好的波兰和保加利亚驻挪威使馆。在使馆的帮助下,他们总算见到了苏联籍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安德烈亚诺夫。

安德烈亚诺夫态度友善,但他的话好似当头一棒。

两位匆匆忙忙的中国访客这才知道,年会早在12日就开幕了,他们也根本没资格参加会议,可盛之白的包里还塞着一份拟好的发言稿呢。

安德烈亚诺夫还告诉盛之白,芬兰籍的奥委会委员已经把新中国参加奥运的请求在会议上提了出来。奥委会主席瑞典人西格弗里德·埃德斯特伦在讨论时发言,他觉得新中国的体总确实可以代表大多数中国人,但体总在给奥委会的电报中提到“旧的全国奥委会已经瓦解,新的体育组织已经成立,现向国际奥委会申请入会”等字眼,似乎又在说体总是新成立的组织。

主席的结论有法可依,但对新中国却十分不利:既然是新成立的组织,就必须向奥委会重新申请,获得承认以前就不能参加奥运会。

从安德烈亚诺夫那里告辞出来,盛之白和谢启美随即拜访了埃德斯特伦主席。

又是一鼻子灰。主席果然说,一些国际单项体育总会都说你们这个组织(指体总——记者注)根本没人知道,也从未参加过一次奥运会。盛之白只好将原本准备好的发言稿交给主席,请他转交给大会。发言稿的题目是《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继续参加奥林匹克组织》。

看来,盛之白和谢启美对体育一窍不通着实令这位主席不满。他不得不花了一个多钟头给自称体总代表的两位“体育盲”讲了许多有关国际奥委会成员国必须了解的常识性问题。

14日大会讨论结束。最终结果是将此事交与奥委会执委会讨论,在6月1日前提交讨论结果,执委会还必须在3月15日之前完成向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的询问,了解他们与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关系。

安德烈亚诺夫或许已经预料到了会议的结果。他从一开始便向盛之白提了几条建议:一、必须肯定现在的体总是国民党统治时期中华体育协进会的延续;二、要承认组织各项规章制度一如过去;三、承认旧体协曾经参加过的各国际体育联合会,继续保持不变。

盛之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迅速将年会的情况以及安德烈亚诺夫的建议传达给外交部和体总。消息传回国内,大家一片沉默,原来参加奥运会还有这么多讲究。

盛之白综合了种种情况,最终提出两点建议:目前最方便的办法是能找到过去全国奥委会一两个旧委员,请他们与国际奥委会联系;第二,尽快让各体育协会分别与各国际体育联合会联系。第一项工作必须在6月1日前完成,剩下的工作必须在3月15日前完成。(摘自《盛之白出席1952年年会的报告》——外交部解密档案)

2月里的北欧名城奥斯陆寒气袭人,盛之白丝毫感受不到正在此地举行的第6届冬奥会的热情。在他看来,新中国参加第15届奥运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切就只能靠北京方面的努力了。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