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穿新跑鞋断送金牌 中国哑将泪洒伦敦奥运会
http://view.QQ.com  2005年09月18日16:07   城市快报  黄卫  我要评论(0)

中国首位聋哑奥运选手楼文敖:穿新跑鞋断送金牌

楼文敖

中国首位聋哑奥运选手楼文敖:穿新跑鞋断送金牌

1948年5月,《大公报》刊登的参加旧中国第8届全运会的楼文敖

1948年伦敦奥运会的赛场上,仅有的几名中国田径运动员为了荣誉奋力拼搏。当地时间8月8日,马拉松长跑比赛正式开始,在数十名马拉松运动员中,中国参赛选手楼文敖冲在第一集团,大步流星地向前奔去。许多运动员频频向为自己加油的马拉松爱好者致意,而中国的这位选手只是偶尔挥动一下拳头,口中发出与别人不一样的“哑哑”声。许多外国人惊奇地喊出声:“天哪!那个中国人是个哑巴!”

不错,这次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马拉松比赛的选手楼文敖,确实是一名聋哑运动员。曾经与楼文敖有过多年之交的上海老体育记者马友于向记者讲述了这位曾经轰动全国的上海聋哑选手的奥运经历和一些生活片段。

马老介绍说:“楼文敖在伦敦奥运会中的比赛不算成功,但非常卖力,比赛经过十分不幸,别人比赛中受伤或遭遇挫折,都可以向别人诉说。可是楼文敖却没有这个条件,因为他是哑巴,正应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那句老话。”

楼文敖的苦随着马拉松比赛逐渐深入,发令枪一响,楼文敖按照代表团指导的意见挤在第一集团,快步前行。有谁想到,楼文敖这是第一次跑马拉松。保持当时国内一万米与五千米全国纪录的楼文敖虽然是国内第一的长跑好手,但真正的马拉松比赛却从来没有参加过。初生牛犊的楼文敖并没有在意周围强手的实力,只管向前冲。在前五千米的队伍中,楼文敖稳稳占据了第二位。跑到一万米时,身边的几个选手还不紧不慢地如影相随,楼文敖这时位列第三位。留在主体育场的中国代表团成员听到广播中的报告,兴奋异常,虽然离比赛结束为时尚早,但代表团中几位官员已经开始测算楼文敖的得分。当时,其他项目都已经失去了得分的可能,唯一的寄托就是楼文敖的这场比赛。

楼文敖在7月31日参加的一万米长跑比赛,本来也被中国代表团寄予了希望。楼文敖穿着刚刚买来不久的新钉鞋兴奋地走上比赛场,嘴里面呀呀地叫着,不时向代表团成员挥挥手。马友于介绍,楼文敖不但是当时中国最好的长跑选手,而且在国外也小有名气,在抵达伦敦后,当地媒体对他进行过重点报道。作为残疾人参加这届奥运会,楼文敖是唯一一个,在历届比赛中也不多见。马友于认为:“如果当时有残疾人奥运会,楼文敖必将为中国争得名次。即使按照楼文敖训练最好的成绩,他在伦敦奥运会也能获得一万米的名次。”

但是,许多“不幸”降临在楼文敖的身上。楼文敖平时比赛只穿胶底运动鞋,但在奥运会前的训练中,奥运队的教练给他换上了长跑专用的跑鞋。在教练看来,给楼文敖穿专用长跑钉鞋,肯定会给他增加获得比赛好成绩的砝码。不过,这一改变给楼文敖却带来了麻烦。楼文敖还没有适应钉鞋的感觉,就站在了一万米的起跑线上。

枪响,出发,加速,几个步骤很快的完成,一切还很顺利,楼文敖保持在第一集团。尽管楼文敖在伦敦训练的成绩很一般,但记者却认为他必定在决赛时发挥更好。他们大都认为楼文敖在训练时留了一手。

楼文敖兴奋地向前跑着,强手越多越能激起这位哑将的潜能。“啊”,楼文敖突然叫了一声,脚下一阵疼痛,脚步随之减慢。后面选手一见,立刻加紧脚步,飞快地从楼文敖身后赶上。楼文敖虽然也想再次加速,但脚下的疼痛却使他无法运足气力。原来,新换上不久的钉鞋出了问题,一颗鞋钉从鞋底顶了出来,不偏不倚地顶在楼文敖脚下的支撑点上。试想一下,谁的脚下有颗铁钉磨着还能走好路,更何况是飞奔比赛。

中国代表团成员开始纳闷,按照楼文敖的体力,不会刚跑到一半就没了力气。台上的队友们大声地为楼文敖呼喊着,代表团指导变得急躁起来,用近于呵斥的声音催促楼文敖快跑,连他们都忘了楼文敖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呼喊。

比赛结束了,楼文敖虽然没有像有些选手中途退出,但在完成全部赛程的17名选手中名列最后。当暴怒的指导冲到楼文敖跟前想问个究竟时,楼文敖一脸无奈地脱下跑鞋,递到指导面前,向里面指了指,又抬起脚让指导看。看到楼文敖脚下的斑斑血迹,又摸摸鞋底突出的鞋钉,指导懊悔地摇摇头,无奈地拍拍楼文敖的肩膀,向他挑起大拇指。

有了一万米比赛的教训,指导为了让楼文敖能够跑好马拉松,全队上下开始寻找楼文敖合适的跑鞋。但寻遍全队,只找到薄底的跑鞋。战后的伦敦一片萧条,想在当地临时购买已来不及,注定要失败的楼文敖只好穿着不合适的跑鞋加入了比赛队伍。

15公里过去了,在比赛的广播中,楼文敖还是排在第二位,听到这一成绩,中国代表团又发出一阵欢呼;20公里过去了,楼文敖还是排在第二位,中国代表团已经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楼文敖是咱们的福将,咱们这次不会再空手而归了。”但这一次的成绩报告是中国代表团最后听到楼文敖的成绩报告,兴奋中的中国代表团成员们还不知道楼文敖已是强弩之末。伦敦高低不平的道路以及脚底磨起的血泡,让这位哑将吃够了苦头,如果能够说话,楼文敖肯定要对这高低不平的道路和那双不适合马拉松长跑的跑鞋大发牢骚。但他说不出来。慢慢地,楼文敖的脚步由快至慢,眼睁睁看着其他运动员从身边超过;慢慢地,楼文敖脚步沉重得无法抬起,由跑变成了慢走,最后,孤零零地站在赛道上,停下了脚步,眼中含着泪水。

当代表团成员找到楼文敖时,楼文敖是被收容车拉回了体育场。看到亲人,这位哑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放声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将脱下来的跑鞋用力地向地面砸去。

这就是中国长跑怪杰的一次奥运之旅,尽管失败了,但败得光明磊落。尽管楼文敖只获得一枚一万米的纪念章,但他的名字被世界所熟知,中国人对于奥运的热情与期盼,让全世界有了了解。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