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宋如海:中国“看”奥运第一人(图)
http://view.QQ.com  2008年07月14日15:29   中安在线  徐海燕  我要评论(0)

宋如海:中国“看”奥运第一人

宋如海

1932年刘长春写下了中国人在奥运赛场上的第一笔,成为第一个亮相奥运会赛场的中国人。但是追溯到四年前,一个名叫宋如海的安徽人却悄悄开启了中国通向奥运的大门,1928年他作为奥运观察员来到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第九届奥运会,他也是第一位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的正式代表。1928年宋如海编著的《我能比呀·世界运动会丛录》湮没70年后,1998年8月被体育史学者在浙江图书馆发现。此书为中国第一部有关参加奥运会的历史文献,在奥林匹克史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它的重现填补了中国体育史的一页空白。

中国体育的先行者

宋如海(1890~1958),安徽怀宁人,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受西方文化影响,他从小喜爱现代体育,经常参加各种体育运动。1916年任武昌基督教青年会干事,后升为总干事,他积极提倡发展体育运动,同时四处奔走呼吁各界重视体育事业。宋如海一直是活跃在武汉乃至全国体育界的重要人物。

1923年,湘、赣、皖、鄂四省代表集会武昌,组成华中体育联合会,这是华中地区最早的一个体育组织,宋如海主持日常工作,同时商定当年5月在武昌举行第一届华中运动会。接着,宋如海等人又与当时的军阀政府交涉,将前陆军小学地址修建为省公立公共体育场,1924年5月20日~24日在这里举行了第三届全国运动大会。关于这次大规模的体育盛会,宋如海在1935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道:“第三次运动大会,打破了十年的沉寂,于1924年在湖北武昌举行了。这次运动会,是由武昌青年会担负了领导责任。在这次大会上,一切现代运动比赛都有了,如田径赛、足球、篮球、网球、棒球,中国拳术、童子军未在内。”在运动会期间,汉口青年会体育部还配合宋如海等人出版了《全国运动大会特刊》,保存了极为珍贵的体育史料。

华中体育联合会后改为华中体育协进会,宋如海任总干事。1928年他调任汉口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30年代,他和武汉体育界人士发起组织武汉篮球循环赛等多项体育活动,最早倡议汉口广播电台播放广播体操节目,并创办中国第一所滑翔学校——重庆滑翔学校。

抗日战争期间,宋如海陪同国际学生联合会代表团赴延安访问参观,受到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接见,并被授予“抗大荣誉战士”称号。

中国政府的正式代表

1928年第九届奥运会在荷兰开幕前,体育协进会受到大会邀请,邀请中国体育界派代表出席这届大会。虽然此时世界各体育强国纷纷将目标对准了奥林匹克运动的项目,远在亚洲的中国却还处在动荡的年月。1924年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的成立将中国与奥林匹克运动拉得更近。然而,作为民间体育组织,体育协进会并没有官方定期的拨款支持,几乎所有的比赛,都是靠筹款来进行。但当时的中国财力匮乏,让一个民间体育组织出洋“烧钱”根本不可能。于是一番斟酌后有了最后的决定。

首先全国体育协进会向奥林匹克运动会发去贺电:中国以至诚之意,恭祝第九届世界运动大会成功。体育协进会的头号领导人、中国政坛的著名人物王正廷,又致电中国驻荷兰公使罗忠诒,请他出面以中国正式代表的名义,出席大会典礼。同时,王正廷又联系正在美国考察国民体育教育的宋如海,请他以副代表的名义出席大会,并考察各国运动水平。当时正在美国斯普林菲尔德学院留学的宋如海由美国乘船前往荷兰,出席了赛会。就这样,一场因财政拮据而导致的尴尬因此化解。宋如海也就成为第一位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的正式代表。

1928年7月28日下午2时,荷兰阿姆斯特丹,第九届奥运会在激昂雄壮的军乐声中揭幕。贵宾席上,时任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名誉干事的宋如海深深为现场的气氛所感动。每支队伍进场时观众们齐声高呼的该国国名,让宋如海心情难以平静。他一边用心观看每一个入场细节,一边嘴中叨念着:“Olympiad,Olympiad,我能比呀!”这和“奥林匹亚”谐音的“我能比呀”朴实而真切地喊出了国人的心里话。

中国介绍奥运第一人

林则徐被称为近代“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而宋如海则应该是中国看奥运的“第一人”。

荷兰经过十年申办,终于如愿主办了1928年奥运会。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为荷兰的政治、经济、文化、旅游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也为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写下了光辉一页。阿姆斯特丹奥运会共创造了8项奥运会纪录、4项世界纪录。奥运会上的前三名选手在接受颁奖后,为第一名选手所在国奏响国歌,全场人士起立、脱帽致意,让宋如海感到了一个国家所受到的尊重。这正是当时中国所需要得到的一种尊敬。

在45个参赛国家中,仅有33个国家得到名次,除美国、芬兰、德国等当时的体育强国外,让宋如海感到惊讶的是,中国的近邻日本竟然排名第十七位。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上,日本的织田干雄在男子三级跳远中夺冠,成为日本、也是亚洲第一个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运动员。鹤田义行在男子200米蛙泳中为日本夺得第一块奥运游泳金牌。人见绢枝在800米跑中获得亚军,成为亚洲第一个获得奥运奖牌的女选手。

人山人海的赛场与运动员迸发出的体育精神,让宋如海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各国体育健儿积极奋进、争夺锦标的昂扬精神。而这种精神对于中国人来说十分必要。赛场上的风云变幻与紧张激烈的竞争,让宋如海感到中国参与的必要。他决心将奥林匹克介绍给中国大众,以激发民众改变落后面貌的民族自信力。但从他眼中看到的举国办奥运的举动,更让他感到体育比赛激发出的另一种精神。1930年,宋如海根据在这届奥运会上所见所闻以及考察感想,通过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我能比呀·世界运动会(即奥运会)丛录》。宋如海这样解释了“我能比呀”的来历,恐怕这也是他对于体育比赛精神的感受:“Olympiad原系古希腊运动会之名称,世界运动大会仍沿用之。‘我能比呀’虽系译音,亦含有重大意义。盖所以示吾人均能参与此项之比赛。但凡各事皆需要决心、毅勇,便能与人竞争。”这是中国第一部介绍奥运会的专著。

不仅如此,宋如海通过观察发现了各国积极申办奥运会的秘密:除了激发体育拼搏精神还会赢得巨大经济效益。

据说,宋如海在奥运会期间为荷兰算了一笔收入账,这也是宋如海最得意的发现。门票收入是举办运动会不可小视的一笔财富。该届大会田径门票通票为20元,单场门票分为4元、2元、1元三种。而其他诸如游泳、拳击、帆船等均为2.5元,每天有上万人观看比赛。即使按每人1元标准计算,门票收入也有1万元。16天的比赛,至少不会少于20万元。奥运比赛另一个受益方应当是当地的旅馆业与服务业。当时有2.5万人来到荷兰参观,旅馆爆满,阿姆斯特丹的火车、汽车人满为患。在赛会期间,共有100多万人乘坐汽车,相当于阿姆斯特丹全年乘车的总量。现代通讯与邮政同样繁忙。大会开幕以后,每天向世界各地拍发的国际电报是平时的八倍;邮政局的人员增加了五倍;邮政局在本届奥运会发行的邮票也大赚一笔。三万余套的邮票一售而空,进账3万余元。“至于全城的点心店、咖啡店,无不赢利数倍。”宋如海这样形容这座城市的商业收益。记者徐海燕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