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奥林匹克:本是一场快乐游戏
http://view.QQ.com  2008年07月30日16:47   新世纪周刊  杨东晓  我要评论(0)

一身盛装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有一个轻松快乐的英文名字:Olympic Games

啊,体育,天神的欢娱,生命的动力。

这才是诗。

他的作者顾拜旦在这首歌颂体育的诗中,向往人神合一。这位留着两撇精致胡子的法国人,在1896年,将天神的欢娱定制给人间,因为他要给普法战争失败后的同胞们在精神和体质上拉来天神的助力。

“拿破仑的辉煌之后,法国在世界上消沉了很久,普法战争又以法兰西第二帝国的垮台和法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投降而告终。这时英国工业革命正在蓬勃兴起,顾拜旦当时看到了一道海峡之隔的英国已置身一个新时代,为了让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能够赶上时代的步伐,他决定从强壮身体开始,用体育达到教育国民之目的。”北京体育大学奥林匹克教研室主任黄亚玲溯源奥运会的初衷,顾拜旦是想通过运动员榜样的力量来影响国民,再通过对国民的改造来改造社会。

这场寓教育于体育的运动会,发展到21世纪,变成了能够影响个人、社会、整个人类的活动,“奥运会是一场庆典,3800小时的电视直播,有什么节目能够比得上奥运会?”黄亚玲的同事,北京体大体育史系主任易剑东这样概括四年一度的这场全球同步欢腾的盛会。

从play game起步

啊,体育,你就是乐趣!

想起你,内心充满欢喜。

在顾拜旦写这首《体育颂》的年代,他对于奥林匹克山的复古与复兴的情怀时时从自己的运动实践中流淌到笔端。从第一届1896奥运会到1920年代,这位法国男爵一心要把古代奥运会从历史的尘灰中抚尘托出,他希望这是一项全民快乐的运动会,当时参赛的选手全是业余选手,可以说刚刚复兴的奥运会是一项民间活动,因为它不强调专业性,认为职业化是体育的敌人,所以只要求运动会能达到强健体魄、愉悦精神的目的。

顾拜旦在1925年引退时,仍在强调奥运会的业余化,1930年代后期才开始强调职业化,这一时期也可以看作是职业化的开始。至此,在比赛中不仅有了规矩,违犯规矩的人还会为此付出代价。黄亚玲用三个英文单词解释奥运会的发展过程:奥运会它首先是个play,因为好玩、玩的人多,所以成了game,于是大家就一起来play game。既然是个游戏了就要有规则,在有了一系列规则之后,它就成了sport、成了严格的竞技体育。

其实,这也是整个人类对于游戏的认识过程。

纳粹上台,奥运会异化的开始

啊,体育,你就是美丽!

你塑造的人体变得高尚还是卑鄙,

要看它是被可耻的欲望引向堕落;

还是由健康的力量悉心培育。

发展到1936年柏林奥运会时,奥林匹克运动也像它所在的人间一样,不幸地被蒙上了纳粹的阴影。宣布第11届奥远会开幕的阿尔道夫.希特勒原来极为仇视奥林匹克运动,他认为奥运会是“犹太人与和平主义者搞的花样”。对于1932年奥运会上德国运动员与黑人运动员同场比赛,纳粹势力甚至还指责这是一件有损日耳曼民族的尊严的事情。

但是在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他个人以及纳粹党徒对奥运会的态度却是乾坤大扭转,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利用奥运会在柏林承办的机会在法西斯德国上演一场爱好和平的假面舞会。这一届奥运会也是奥林匹克运动国家化与政治化的开始,“成吨的宣传德国‘繁荣昌盛’的材料,耗巨资兴建的10万人运动场,一个有2万座位的游泳池,以及体操馆、篮球场等,还修建了一个比洛杉矶奥运会更豪华的奥运村。”《奥运情缘》的作者刘素娥介绍道,“这次奥运会上,参加比赛的有来自49个国家的4066名运动员,而德国就有406名”。

奥运会在失却了业余选手参赛的初衷之后,又于1936年被法西斯强大的控制力所异化,此后,在20世纪中期,东西方两个阵营对擂及冷战时期,举阵营之力、十几个国家联合抵制另一种意识形态的国家所承办的奥运会,也“来而不往非礼也”般地发生过,这一时期国家与政治对于奥运会的干预就更为普遍。

这种出于意识形态的抵制,已经完全背离了顾拜旦所说的“体育,就是和平,你在各民族间建立愉快的联系、使不同民族特质成为高尚而和平竞赛的动力”。

相关专题: 快乐的奥运歌曲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