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田亮事件
http://view.QQ.com  2005年02月01日16:47   京华时报    我要评论(0)

背 景 田亮被国家队除名

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26日宣布:由于奥运跳水冠军田亮近期的一些行为违反了体育总局的规定以及队纪队规,他将不再是国家跳水队的一员,关系调整回陕西队。

奥运会后,田亮频繁地参加各种商业活动,其中一些活动事先并没有征得游泳中心的同意。游泳中心主任李桦说:“我们希望通过这件事情加强对队伍的管理、尤其是对优秀尖子队员的管理。”

直评 田亮是谁的悲剧

田亮被国家队除名,是舆论的一个热点。对这位偶像级金牌选手的被除名,新浪网的网络调查显示,网民们有六成以上表示赞成,不赞成的只占两成多。不管怎么看,这对田亮都是一个悲剧性情节。有评论称:离开了国家队,离开了跳水,田亮可能什么都不是。

从情与理上说,田亮似乎都输了:国家花钱培养了你,你功成名就了,就涮了国家队,坏了国家队的规矩,你田亮凭什么呢?就算是西方的体育明星与俱乐部签约,也得讲信用啊;你田亮打小儿就和国家队“签了约”,把你培养到今天,你能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可是,这仅仅是田亮一个人的悲剧吗?

如果在10年、20年前,这样的冲突都不可能发生。这是我们的体育体制与明星选手面临商业化诱惑的冲突,是市场化已经无所不包的冲突。这样的冲突,前有男篮的王治郅,今有跳水的田亮,今后,也许还会冒出类似的悲剧性冲突。

这也不光是运动员与国家队的悲剧。“田亮事件”交织着复杂的内容,提示我们重新打量他的奥运金牌。

试想,我国的奥运金牌选手,不管是在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都饱含着国家和人民的大量投入。他们的成功,早已不只是个人的成功,更象征着国家和民族的成功———田亮的偶像地位,当然不仅缘于他英俊的笑容。可是,当寄托着国人自豪情感的冠军,竟是如此当不起声名与物质的双重诱惑,这是不是足以让我们反思:我们真的有必要在金牌选手身上寄予这样厚重的赞美与期待吗?

再进一步想———现在距北京奥运会还有3年时间。3年以后,我们呈现给世界的,除了美轮美奂的开闭幕式,除了中国选手获得的奖牌和名次,更重要的,是不是还有一个充满奥林匹克精神、洋溢现代文明气韵的北京奥运?

“更快,更高,更强”,挑战极限,创造纪录,是人类的天性和进步的动力。我们需要争金夺冠,我们盼望超越自己,我们欢呼新的成绩,但是,我们是不是也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在竞技体育之外,在更广泛的体育领域,如何努力实践科学发展观?

历时两年的中国国民体质监测表明,我国国民的体质正在下降,青少年的体质状况不容乐观。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的确需要重新审视过去的经验教训,思考怎样才能进一步处理好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的关系,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发展体育事业了。

“田亮事件”值得反思。不反思,才是真正的悲剧。

摘编自《人民日报·华东新闻》1月28日 文/李泓冰

田亮事件背后是产权之惑

田亮被游泳中心除名一事现在已成为一个公共事件。我不想对此事做一个简单的是与非的价值判断,但衍生成目前的这种结果,是由于我们平时被忽视的运动员的产权属性造成的。这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从经济学来说,产权的界定,一般按照“谁投入、谁受益”的原则进行。举国体制下的体育,大部分项目的运动员在比赛、训练、装备、吃穿住甚至工资补贴上全由国家负责。因此,国家有理由认为,由国家培养出来的运动员的产权是属于国家的,运动员的商业开发和个人的推广宣传都要由相关部门负责管理。事实上,国家也是这么做的。

但运动员也有理由认为,产权是属于自己的,因为他也有投入。首先,运动员个人原始的运动天赋是一种特殊的稀缺资源,任何稀缺资源都是有价值的,运动天赋的价值在于它可能是产生冠军的逻辑起点,因此,可以把它确立为运动员支付的原始资本。其次,竞技运动本身就具有高风险性。一个运动员要挑战人类身体的极限,就需要经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大运动量训练,出现伤病、残废乃是平常之事。所以,就像企业家有风险收入一样,运动员的价值中,也包含了风险。

现在的问题是:金牌的产出,既有运动员投入的与生俱来的自然资源,也有国家投入的纳税人的资金,由于无法区分出两者的贡献孰大孰小,也就无法在事前作一个清晰的法律界定,从而势必造成产权的模糊。没有事先的产权界定,运动员无法独享产权收益,那些获得世界冠军和奥运金牌的知名选手,也就不能单独处置其无形资产的使用权、交易权、转让权和获益权,由此引发对运动员产权归属的困惑甚至争执,也就不难理解。可以说,中国竞技体育所产生的种种乱象,都与运动员的产权属性有关。这是体育举国体制的内在尴尬所在。

当然,现实中由于国家力量的相对强大,对运动员的产权界定更多地偏向了国家一方,换言之,国家拥有了对运动员的处置权。从这个意义上说,游泳中心对田亮的处罚决定是无可厚非的。但长期而言,一定要明晰运动员产权的最终归属问题,把对包括使用权、收入的分配权和转让权在内的运动员的产权,落实到明确的利益主体。否则,就背离了产权的发展趋势。

由田亮事件我们看到了举国体制背后的产权之惑。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举国体制无论与市场化的要求,还是与世界体育的发展方向,或者是与体育的本质相比,都是格格不入的。在中国社会经济日渐开放,市场化愈来愈深入的今天,举国体制混淆了国家意志和个人对自由、利益的追求的界限,致使诸多矛盾潜滋暗长。所以,田亮事件再次告诫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改革举国体制和改善运动员产权的时候了。摘编自《东方早报》1月31日文/邓聿文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