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娱乐·体育 > 正文

   

黎明:再回首,看那“女排夺冠”的风情
http://view.QQ.com  2008年07月23日11:49   南方网  黎明  我要评论(0)

1981年11月16日傍晚,第三届女排世界杯的决赛开始,中国队对东道主日本队。在主场球迷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中国女排以3:2艰难获胜。最后一个球落地,姑娘们喜极而泣。守在收音机和电视机前的一些中国人激动起来,一些北京居民、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彻夜高呼“中国万岁,女排万岁!”

第二天,国内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都在渲染女排夺冠。《人民日报》的评论员文章题目是《学习女排,振兴中华——中国赢了》,其中写道:“用中国女排的这种精神去搞现代化建设,何愁现代化不能实现?”此事意义就此上升到激励民族精神、推动全面建设的高度---不是中国女队赢了,而是中国赢了;这样下去,之后必有大赢和全赢。

比赛颁奖典礼未毕,国家体委、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中华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等单位的贺电已到球队。贺电转达了高层将授予女排为“全国新长征突击队标兵”和“全国‘三八’红旗集体标兵”光荣称号的决定;一举成为“民族英雄”的女排从日本回国,国家领导人万里、习仲勋、杨静仁亲自到机场迎接。一个运动队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获得如此荣誉和待遇,那种份量在今天的人们是无法想象的。

《人民日报》开辟了“学女排,见行动”的专栏,女排队员的形象上邮票、上日历,还出了纪念币、纪念章。于是神奇之事接连见诸媒体:“某工厂女工看了女排的事迹之后,每天早来晚走,精心操作,班产量天天超额完成计划”;“某煤矿工人看完女排比赛之后,自觉加义务班,日日超产”…..

郎平在自传《激情岁月》中这样描述那时的情形:“打球已经完全不是我们自己个人的事情、个人的行为,而是国家大事,我自己都不属于自己。女排是一面旗帜。女排的气势,振兴了一个时代,她是80年代的象征”。这段话前半部分完全属实,后半部分虽说言过其实,但也能从中看出女排以及“女排精神”在当时的确无比风光。

中国人并非特别热衷于排球运动,这项运动历来缺乏广泛的群众基础。虽有女排“五连冠”的辉煌和“女排精神”的神圣动力,而后来的排球联赛一直都不景气,常态是“赛场上只有运动员在比赛,冷清的让人心寒”。那么,1981年以及其后的几年间,女排球员何以能成为崇拜偶像乃至一个“胜利国家”的象征呢?

追捧狂热由国家掀动,出于当时的中国大陆太需要一个“世界级的胜利”来证明和鼓舞自己。“拨乱反正”之后和“改革开放”之际,相当多的国人抚摸疮疤、反思历史,意识上有所觉醒,而挫折感也让那些感性的“浅觉醒者”希望得遇某种“精神支柱”;同时,他们渴望“学习”,而对总是需要“学习外国”这一点还抱有不甘心理。女排的成功被看做证明了中国人的能力,预兆着“顽强拼搏”可换来光明前景,并且,他们还是出自“内部”的、可以“御外”的榜样。

从体育之技术角度考量,中国体育对世界的竞赛,在女排等观赏性弱、耗资大而市场效益差的运动项目中“有机可乘”,女排成功背后确有长期的策划谋略之功。培育出胜利项目即可担当鼓舞“民族精神”任务者,既需要具备“对外胜利”的特点,也需要具备宣传炒作所不可缺的“新鲜度”。中国的乒乓运动多年处于世界前列,1981年4月14日,在南斯拉夫举行的第3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中国队囊括了全部七项冠军。如此竞赛业绩却远不及女排风光,因为:这一项目虽也有“对外胜利”之特点,然而,对这一素材早已“使用过度”,属于“精神透支”之列了,于是岁末的女排方能后来居上。

1981年国内载入史册的成就,如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大江截流戗堤合龙;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大型高通量原子反应堆建成;第一条地下铁路(北京地铁)一期工程正式运营;首次人工合成人胰岛素原C肽,并探索出放射免疫分析技术;第一个生产彩色显像管的现代化大型企业(陕西显像管厂)正式投产。这其中每一个项目的实际成效,都是“女排夺冠”所不能比拟的,但如此等等均因缺少“对外因素”而不便于鼓动“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

女排恰逢绝好时机,新一代核心政治家需要自己的典型。这一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十名主犯进行判决;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会议选举邓小平为中央军委主席;提出“一国两制”;开展“五讲四美”活动,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两手抓”;停播令青少年着迷的电视片《加里森敢死队》;批判没上映的、由作家白桦的小说《苦恋》改编而成的电影《太阳和人》---这是“文革”之后第一次对一个创造性作品进行批判,那句传说中的经典台词“你爱这个国家,可是这个国家爱你吗?”和主人公在雪地里悲愤爬行形成的巨大问号,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议论….这一年,轨道设计与框线勾画频频,当年出台的政治“作品”,规定或影响尔后历史,直到今天。

1981,中国人腰包开始有点鼓。一股“储蓄热”席卷中国,城市居民储蓄比1980年猛增了40%。中国人民银行“有奖储蓄”一出售,窗口外就排起了长蛇阵,预定额顿时卖光,一等奖是500元,那时足够让一家人过上半年的日子。

农村形势大好,解决了吃饭问题。赵紫阳先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用不同于平时官方“八股文”的话语说到:“全国农村生机勃勃,广大社员喜气洋洋,农业发展方兴未艾,一切关心八亿农民命运的人们,对此都感到极大的振奋。如果不是努力贯彻执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政府对农村的各项方针政策,这一切是不可想象的”。

回想当年“万元户”宣传及表彰情形,记得曾有城市居民表示羡慕农民---那是“城乡差别”鸿沟最浅的一年,很多人觉得这已经不是问题。市场上商品品种不再单一,“非农业人口”忙着集资盖房,计划添置家产,就业和发财门路已被个体工商户等政策所拓宽。中国人物质生活质量提高,总体上情绪不错,而女排夺冠是个喜庆热闹事,许多人乐得为“追星热”抱薪添火。

一场体育赛事获胜,凡人瞬间成“神”,举国亢奋不已,突生获魂之感,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发生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人中,虽则先锋思想者已有深沉博大之气质,而大多数国民却还像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由于他们思想发育还不成熟,非理性盲目追星在所难免。如今,很多过来人知道对当年“女排夺冠”的热情与评价的确是过分了。至于政治家们,虽然他们曾热心谋划、鼓励女排神话,但这种热遍全国的大事,在党的历史记事中却是不予记录的,因为他们早就明白女排夺冠毕竟仅是一项体育竞技而已,正式而严肃地当作政治家功绩,必会遭到历史耻笑。

思想与精神成熟度较前有所提高的国人,看待某项成功或成就也日趋正常。而今,某场赛事无论胜败,我们都不会把它和国运绑在一起浮想联翩,也不会据此断定自己是丢了魂,还是得了魂。

如果由我来推荐1981年的“关键词流行语”,我将把“万元户”排在首位。不过,仍然突出“女排夺冠”一词的地位无妨---这个不再关键也不再流行的词语,可用于纪念国人当年的单纯和幼稚,庆幸国人今天的清醒与进步。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