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评论 > 正文

   

陶短房:逮捕苏丹总统,局面更会一团糟
http://view.QQ.com  2008年07月21日08:36   南方网  陶短房  我要评论(0)

陶短房 旅加学者

达尔富尔需要的东西很多,但首先需要的是和平。

日前,海牙国际刑事法庭(CPI)法官奥坎波,要求法官以“涉嫌参与达尔富尔地区暴行”为理由,逮捕苏丹总统巴希尔。

根据相关规则,法官须花费数周时间来讨论是否有足够证据支持CPI发出国际逮捕令。联合国于2005年3月委托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调查达尔富尔战争罪责问题,此前该法庭曾向一名政府部长和一名民兵负责人发出逮捕令,但苏丹政府以其并非国际刑事法庭成员为由拒绝交人。

西方各国对巴希尔政府不满已久,当然乐于见到巴希尔受惩罚。但起诉的消息传出后,它们明显表现出一种谨慎和克制,法国政府流露出一种“交易心理”,暗示苏丹政府应交出此前被通缉的两人,以换取巴希尔的无恙。美国的态度更晦涩,一方面警告巴希尔如不“与国际社会合作”,将面临“更多惩罚”,另一方面又强调美国并非国际刑事法庭成员,并呼吁各方“克制”。

消息传出,中、俄、非盟、阿拉伯联盟和埃及、利比亚等周边国家,以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均表示出明显的担忧。

国际刑事法庭并无军力与警力,自身无力逮捕巴希尔,必须借助外力。正如南非总统姆贝基所质问的,“谁来逮捕”?苏丹军队自然不会。达尔富尔反政府武装?那显然有支持内战一方之嫌。联合国维和部队?那样“维和”岂不变成了执法,结果不但巴希尔抓不到,维和部队存在的法理依据都会动摇。

达尔富尔内战旷日持久,民众伤亡惨重,有关各方都不能免责。但此时正逢达尔富尔处于战与和的临界点,正值微妙的关键时刻,锡尔特会谈还在缓慢进行,18个反政府武装中的大部分已走上谈判桌,部分联合国维和部队业已先遣进驻,此时此刻,突然出来这样一个起诉、逮捕总统的搅局,无疑将使好不容易开始明朗的达尔富尔局势重新变得微妙而晦涩。

不管国际社会如何评价,巴希尔毕竟是非洲面积最大国家的合法总统,拥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基础,他显然不可能接受这种逮捕,也有能力不予接受。相反,一旦逮捕令发出,苏丹政府很可能怀疑联合国蓝盔兵是潜在的“执法队”,而给其制造障碍。而起诉书发出后,联合国立即撤离在当地人员和机构,达尔富尔维和活动已遭受严重影响。

不仅如此,作为联合国委托调查达尔富尔战争责任的机构,国际刑事法庭迄今发出的逮捕令均针对苏丹政府一方,而事实上在达尔富尔危机中,内战各方均有洗脱不了的干系。自和平进程启动以后,苏丹政府最初态度保留,但近来则明显采取合作姿态。与此相反,个别反政府组织(如“正义与公平运动”,即JEM)却屡次节外生枝,导致纽约和会未达成结果,锡尔特和会一波三折,甚至美国政府都对此相当不满。

由于国际刑事法庭的权限系联合国委托,如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有9国同意,则可中止其权限一年。从各国势力相对沉稳的反应看,各方都在努力寻求一个妥善的、足以走出目前困局的妥协。

然而时间不等人,起诉书的效应已开始发酵:据美联社驻喀土穆记者报道,自消息传出至今,已有8名联合国蓝盔兵在达尔富尔地区遇难。乱麻宜解不宜扯,尽管国际刑事法庭可能举出前南斯拉夫的例子为自己声辩,但即便抛开前南战争责任审判的争议不谈,“先和平,后追究责任”,和对冲突各方的责任均加以追究,是一切问题最终解决的关键。达尔富尔需要的东西很多,但首先需要的是和平。

针锋相对:

国际公正是和平之敌吗?

作者:Aryeh Neier

创立首家当代国际法庭,起诉战争罪犯、反人道主义罪犯和种族灭绝罪犯不过是短短15年的事情。可是这类法庭一直在因为一个持续不变的主题而遭到人们的非议,那就是:在争取公正的过程中,它们妨碍了一个更为重要目标——实现和平。

每当在任国家元首遭到起诉的时候,这种抱怨的声音就达到了极致。最近的例子就是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针对苏丹总统奥马尔·哈桑·艾哈迈德·巴希尔提出的达尔富尔反人道主义和种族灭绝指控。实际上,这一次司法程序所遭到的谴责比过去更为猛烈。

在1999年,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对南斯拉夫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在科索沃犯下的罪行提起诉讼。这一次同样出现了对时机选择不当表示谴责的声音。北约已经开始了对科索沃的干预行动,批评人士认为起诉米洛舍维奇导致前南法庭成为北约的一件武器,会阻碍和平协议的达成。但这个前提是错误的。米洛舍维奇在遭到起诉两周后宣布有条件投降,战争终于结束了。

另一位遭到起诉的在任国家元首是利比里亚总统查尔斯·泰勒。尽管塞拉利昂特别法院检察官在2003年3月对泰勒提起诉讼,起诉他在破坏塞拉利昂的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但这次起诉直到3个月之后才公之于众。这一次,时机选择再次成了引燃怒火的焦点。起诉书在2003年6月公之于众,当时泰勒正在加纳参加一次和平会议,而那次和平会议的讨论目的是结束塞拉里昂内战。

作为会议的东道主,在这种情况下逮捕泰勒的要求激怒了加纳人,他们拒绝执行这样的安排。尽管人们可能同情加纳人,因为他们被置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但这次诉讼也强化了要求泰勒下台的呼声。泰勒于当年8月流亡海外,有效地结束了这次战争。泰勒现在正在海牙接受审判,而且在经历了长达20年的可怕冲突之后,利比里亚终于实现了和平,并在民主政府的领导下开始重建。

我们不能排除在达尔富尔追求公正会增大那里实现和平难度的可能。公正与和平是两种独立的价值体系,这两种体系本身都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从长远来看,公正似乎是一种有助于实现和平的方式,但我们无法肯定问题每次都能以这样的方式得到解决。

但从现有记录来看,对正义将阻碍和平的说法提出某些怀疑可谓恰如其分。归根结底,达尔富尔冲突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半的时间。估计已有30万人被军队夺去了生命,另有270万人迫于战火而流离失所。就在提出起诉一个星期以前,7名非洲联盟和联合国维和部队成员在一次装备精良的民兵伏击中惨遭杀害,22人受伤。没有任何一份和平协议处在严肃的策划过程中。那么提出起诉艾哈迈德·巴希尔会阻碍和平协议的依据是什么?什么样的和平协议会遭到阻碍?

需要强调的是,达尔富尔案件是由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国际刑事法庭接办的。创建国际刑事法庭的协议授权安理会在和平协议需要的情况下可以拖延起诉进程。因此起诉的批评者们如果希望安理会采取行动,至少应该向安理会证明存在达成和平协议的可能。 (Project Syndicate供稿)  

分类信息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