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博士导师反目呼唤平衡机制
http://view.QQ.com  2008年01月07日11:57   羊城晚报  李隼  评论0

一名自称是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在读博士的网友近日在网上发帖,指名道姓称遭到导师虐待。有媒体转述该校调查小组初步意见,认为有部分内容属实。

从中国的文化传统来看,师生关系方面,一般都还是温情脉脉并其乐融融的。在象牙塔里长期浸淫的教授们,不会太过不讲师道,只重科研言传,不重做人身教。而研究生们,相比较来说,总还是弱势群体的角色,也不至于欺师灭祖,顽劣到要跟自己的导师对着干。缘何师生之间闹到如此尴尬境地?

鉴于正式的官方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也只能从媒体报道中的现有材料进行分析,觉得还是导师的教育培养方式出了点问题。一个明显的感觉是,该导师在沟通方面存在一定的弱点,用媒体调查的话来说,基本同意他“比较简单粗暴”。也许是个性使然,而作为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学术带头人,科研压力之下,精力和耐心自然要被挤压和消耗掉一部分,面对的研究生,又都是成年人,研究生的导师不是中小学教师,似乎没必要做太多的教育心理学实践了吧。

现在的科研团队,尤其是理工类的实验室工作团队,跟一个企业的运行没有太大区别,作为负责人的导师,跟企业的“老板”,从领导学的角度讲,似乎并无二致。近些年来愈加扩大的导师自主权,也使得这个“老板”的角色愈加强化。越来越多的“老板”决定着研究生的科研经费,发表文章和毕业答辩也基本都是“老板”说了算。说导师把握着研究生的发展前途,应不为过。但是,即便是一个企业,也要尊重基本人权,尊重劳动法,研究生导师还必须遵守校纪,遵守研究生培养的有关规定。体罚或精神虐待自己的研究生,已不是一个“简单粗暴个性”这样的理由可以对付过去的了。一个不讲领导艺术的领导者,自身的能力再强,团队精神也无从发挥,很难有什么成就。何况与自己的多数学生反目成仇,从中国的师德传统来看,也足够斯文扫地的了。

另一个方面,从学生的角度,中国的研究生恐怕也有个心理调整的问题。与欧美发达的研究生培养体系相比,中国的研究生显然有被宠坏了的嫌疑。长期奉行的严进宽出体制仍有重要影响,考研与培养的比重,在多数研究生的心目中还是明显失衡的。也正因为如此,对一些在培养过程中正常的淘汰和失败,研究生们是很难以一个客观的态度来坦然接受的。科研是复杂的,对于理工类学生来说,研究能力与培养途径不符,实验失败,毕业延期,甚至失去学位,应是科研上的常事。而由于导师自主权的扩大,这个决定研究生前途的压力,自然集中到导师身上。研究生清醒地、公正客观地对待自己导师的否定性意见,需要勇气和成熟的心理。当然,在一个愈加讲求公民权利的社会,成年人之间的互相尊重应是每个公民必须严守的道德底线。

在科研质量和研究生权利维护之间,必须要有一个平衡机制。真正发挥学术委员会的作用是一个好的思路。现在的研究生培养,从培养计划定制,到中期考核,再到学位答辩,整个程序是比较完备的了。而且,目前在强调导师自主权和重要性的同时,也引入了导师和研究生双向选择机制,这避免了进了门就定终身的科研歧途,应予倡导。学术委员会也应在充分听取导师主导性意见之后,对研究生的真实研究水平给予符合实际的评价,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是有权进行干预,充分维护其基本权利的,必要时,也可以对导师的师德和工作方式给予告诫,甚至进行工作调整,当然这个又要扯到中国高校体制中的产权性质上来了———谁来授权?总之,就目前看来,学术委员会的权力显然并没有得到各方的尊重。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