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话题广场 > 正文

   

一个人的“恐怖主义”
http://view.QQ.com  2004年11月15日13:49   新周刊  蔡崇达  我要评论(0)

爆炸前的笑脸

王女士说她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张扭曲的笑脸

嘴巴一直紧张地念叨着什么,手有点哆嗦,拉开手提包的时候,抬起头“紧张甚至有点兴奋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竟然是一张笑脸。“那张笑脸扭曲得很恐怖。”这是阳进泉在引爆炸弹前的最后表情。那一张面孔烙印在王女士记忆里,她当时就坐在阳进泉的后面。接着她看到烟火开始弥漫,然后“轰”的一声,她失去了知觉。她被送到医院后醒来的第一句话是:那个人笑得好可怕。现在王女士仍在湘雅医院接受治疗。

“可以理解他那时候的满足,这是一种被放大的仇恨。把家庭和个人之间的矛盾,投射到社会的范围,转而对整个社会产生仇恨,在这里,爆炸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用来张扬或夸大自己的情绪,甚至是用来证明自己的。”李玫谨教授分析道,“从这个笑脸我们可以分析,这些犯罪分子要的不是简单的复仇,而是一种更为复杂的心理,甚至是证明自己的一种心理。所以他们可能会很兴奋。”

无独有偶。近期那些“个体恐怖犯罪”案件中的罪犯,犯案前往往都表现出某种程度的满足亢奋状态。苏州幼儿园暴力事件案发前一天的9月10日晚9时多,吴中区一家水果铺的老板娘马秀梅惊讶地看到,一向节约且手头拮据的杨国柱,居然一口气花了400多元买了墨镜、西裤和T恤衫。而9月11日早上8时,洁雅美发店刚开门,老板娘金萍就看见一个右腿微瘸、身穿浅灰色衬衣的中年男子提着两个塑料袋进了她的洁雅美发店,要求剪个光头。“要冷了,干吗要剪光头?”金萍觉得奇怪。“叫你剪就剪。”剃头只要5元,但他付了10元后就匆匆离去,整个过程表现出一种莫名的亢奋。而2003年犯下北大清华爆炸案的黄翔在案发前多次和很多人兴奋地表示自己将“做一件大事”,并且在实施爆炸后,还在QQ上不断向别人炫耀。 著名犯罪学家、江西社科院法学教授李云龙认为:“他们的作案动机是因为某个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产生了一种绝望的心理,对社会仇恨并希望通过报复社会的方式来引起社会关注。由于他们本身都是比较弱势的一个群体,他们只好选择一个更弱势的群体来泄愤。”而在那个时刻,他们仪式性地完成了他的复仇,也完成了自认为的生命的价值。

事实不幸佐证了李教授的说法,原本“疼爱孩子”“仁慈好心眼”的杨国柱是在认为父母被人逼死求助无门投诉不了的情况下才拿起刀,而他当时选择幼儿的原因也只是刚好路过;长沙公交车爆炸案的阳进泉在村民眼中则是所谓的“窝囊”,被妻子抛弃,和女儿断绝来往,由于体质差常被同居的女人殴打,他策划爆炸案只是为了“不让人瞧不起”;2003年北大清华爆炸案的作案者黄翔策划整个案子的动机竟然也都只是为了“证明自己”。黄翔曾经有过理想,却四处碰壁碌碌无为。黄翔一句话让人惊心:“我只想让别人以这样的方式永远记住我,记住我曾经这么受人瞩目地活过。”

纷乱的事件中不难理出些条理:不起眼的人、简易的工具、直白的动机,如此简单元素的结合,最终产生了极大的杀伤力和震撼力。这是一种被扭曲的人格,暴力后面不是报复,而是一种精心构造的证明过程,这种变态的心理就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引爆。“他们对社会的适应能力差,在正常社会中显示不出自己的价值来。他想干一些事情干不了,只能通过不寻常的方式。”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孙东东以北大清华爆炸案的作案者黄翔为例来描述此类犯罪者的心理特征。“这是一种人格障碍者的行为模式。” 而这些人,可以说是埋藏在人群中的定时炸弹。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订阅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网友意见留言板